骑着扫把上天的魔女月栾

我始终相信,文字是有魔力的
微博id:魔女月栾_今天辉子上天了吗

【佐三】吉原物语(6)

【继续瞎扯淡,双更达成】

(6)

    不知道为什么,佐久间的父亲此刻的心中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有佐久间这个儿子其实父亲的心中是挺自豪的,不但是一名优秀的武士,同时还有着一颗聪明的脑袋,学什么都学的非常的快,况且还是个身体健康,相貌英俊的好小伙。

    但让佐久间父亲感到特别的遗憾的就是,这个小伙子,有些地方特别不开窍。

    也许是因为成长的环境吧,佐久间从小便是在他的祖父教导上长大的,祖父是个非常严厉的一个人,并且,非常的正直。

    在这一点上,佐久间真的是学的一模一样,心无半点邪念,对感情这方面完全是一窍不通,完全没有他这个年纪的男生该有的那种对异性的热情。

    似乎佐久间的世界里根本没有这种玩意似地。

    虽然说佐久间的双亲全力阻止任何对佐久间婚事的干涉,但佐久间本人似乎根本就无所谓似的,就连身为父亲的他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但也许只是单纯没有遇上对的人。

    虽然佐久间父亲是做了这个心理准备,却万万 没想到,这天居然来的那么快。

     “儿子……你这大概是……恋爱了。”

    这番话博得了佐久间一个看怪物一般的眼神。

     此刻,佐久间的父亲也大概能明白佐久间对于这种事情到底是有多么的不了解了。他放下了竹剑,拉着儿子就直接坐在了木板上,开始了漫长的说明教导。

     “儿子啊,我就问你,你是不是成天只想着一个人,因为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而或悲或喜,感觉那个人像是主宰了你的整个世界?”

    “……算是吧?可这也不一定就是是恋爱吧… …”

      “那你可曾对别人产生过这样的感觉?”

     “没有……但是……”

      “那就对了,儿子,有时喜欢上一个人就是那么的莫名其妙的,你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从那一天起,主宰你的世界的就变得不止是你自己一个人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爱上了一个姑娘,当自己察觉到的时候,自己的眼睛已经没办法再从她身上移开了。可我们的身份悬殊,我又有婚约在身,我迟迟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可却被你的奶奶发现了,将她驱逐出了家门。你的母亲,在 婚前其实也是有意中人的,命运也是不经相同……我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经历上那么的一回,而且你又是我们的独子……”

     “可是爸爸!那个人……是男的……”

      佐久间几乎能感受到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起来,父亲脸上那陶醉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 两人都低头,一时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佐久间的父亲似乎是经历了一场很复杂的心理斗争,脸上的表情是来了个七十六变。许久,他默默地站起身来,拍了拍佐久间的肩,很平静地说到:“没事,你开心就好……父亲……支持你们……我和你妈妈会加油的!但毕竟一把 岁数了……如果实在不行……你还是要娶个妻子的……嗯,就这样。你最好去找那个人聊聊,加油!”

     佐久间的内心有点复杂,为啥他不知道他爸是个心那么大的人……

    他叹了口气,伸手去挠了挠那头像是刺猬一般不贴服的黑色短发,心里倒是更加的乱了,同时却又像是尝到一种酸涩的甜。都已经说得那么的直白了,他又不是真的蠢,多多少少他也意识到点了。

    的确,三好这个人非常的特别,佐久间承认他的魅力。他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着人的心 魂。不单是因为他的相貌,更是因为他那份耀眼的自信,绝对是能称得上,惊为天人。

     在看到他的画像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深深吸引了,不是吗?与性别无关,你要是现在问佐久间是比较喜欢男性还是女性,他果断会选择女性。但他只是,只是单纯的被这个人深深的吸引了。

    但如果要是这是喜欢的话,那么他的初恋,必定是场惨剧。不单是因为性别,三好就像是某种带刺的鲜花,那人笑意满盈的眼底深处,是一种填不满的孤寂。

    要走进这种人的心里,很难。

    不管怎样也好,也许他是该去找三好好好的聊上一番了。

   

     妆粉上敷,胭脂轻抹,在脸颊上抹出醉人的红晕。黛笔描眉,朱唇一点桃花殷。

     鼻尖缠绕着香粉的味道,毛茸茸的小刷子在脸上扫来扫去,瘙痒的感觉让波多野想要打喷嚏,却不得不忍住,双肩不停地颤动着。

     “不要乱动,波多野,把你的脸画花了的话可不要怪我哦。”耳边传来实井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波多野只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一阵凉意袭来 ,硬是忍住了。

    “嗯,可以了。波多野君不要总是那么紧张嘛,老是要让我给你化妆,这可不行啊,要是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啊。”

    波多野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实井那副眯着眼笑着的模样,他皱起了眉头,不服气地反驳了起来:“说什么呢!你的妆还不是我给你化的吗?而且干嘛说这种话!不是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吗?你这算什么意思啊!”

     实井的笑意依旧不变,他放下了毛笔,手掌抚摸着波多野柔软的短发,理顺了之后为他戴上发髻,声音放柔了不少:“这世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是吗?就像连三好大人也会喜欢上 一个人一样。”

    波多野抓住实井的衣襟,头微微低下,眼帘稍微下垂,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是听到他那像是在赌气的小孩一般的话语:“我可不管别人,更何况三好那只是个特殊案例……而且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喜欢那个沙丁鱼头。”

    “我想……三好大人也许不是很明白自己的想法,毕竟他不像我们两个那么幸运,一直都在一起。他没有遇见过能让他产生特别的感觉的人,也没有人能过陪伴他,他很寂寞,甚至有那么点迷茫吧。但那个人大概让他找到了温暖的感觉吧。”

     “你要一直陪着我走下去啊,实井……不准骗我,不准离开我……”波多野低喃着,用着只有实井才能听的见的声音。

     就在两人正沉浸在忧伤的气氛之时,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已经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鬼玩意了ಠ╭╮ಠ 我是谁我在哪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