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扫把上天的魔女月栾

我始终相信,文字是有魔力的
微博id:魔女月栾_今天辉子上天了吗

【代号D机关/全员向】饱食之馆——第二章-奇异之馆

拖稿势力登场
#食用注意事项:
1、本文为同名解密游戏改写,包含cp有佐三,实波,蒲实,兰波,田神,福切,甘艾
2、ooc注意ooc注意!
3、在食用本文前期请最好不要玩游戏,不然就不好玩了
4、不定时更新,或许深坑
撒,食用愉快~

 

     在狭窄的通道中流动着的鲜红液体,忽然就像是掺入了些什么被视为禁忌的药剂,胸腔中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迸涌出的热流,使浑身的变得暖和了起来。

     渴望与众不同,大概是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最大的愿望。

      你感受过吗?不需要做出任何的努力,付出半点代价,就实现愿望的感受。

      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成为了上天的宠儿,感觉就像是被选中了一般。

      波多野缓慢的挪着步子,把自己的身体挪移到床边,身子像是被剪断了

     大脑在颤抖,每一个毛孔都在张动着,大口喘着气,如同触碰到电流,浑身酥酥麻麻,仿佛踩在云朵上。

     波多野缓慢的挪动着步子,来到大床前,身子像是断了线的人偶,整个人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身体被承托住之后坠落的感觉却没有终止,腰身往下陷,睡意就忽然向他袭来。

    “嗯?感觉你的反应比想象中要激烈啊?”三好冷淡的声音把波多野的意识给拉回来,那没有半点感情的声音就像冰凌一样,听着让人觉得硌耳,心脏都要被冻住一般。

     波多野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坐起身来。

     三好眯着他那双棕褐色的眼,嘴角微微扬起,像极了正伺机待发的猫科动物,并且胜券在握。

      “不过也对,刚开始谁不是这样子呢?没有疑心的人根本不可能存在,就算有,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就像叶藏的祝子一样。”

      波多野听着三好这番话,心中忍不住认可了他的话。确实,祝子这一类人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呢?怀疑,猜忌,不是人类的本能吗?

     三好拉开了书桌前的椅子,径自坐下身来。他环抱着双臂,后背靠在椅背上,那副模样的确很有上位者的味道。

     “在你的房间里,要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只要在开门前想象出你理想的房间就可以了就可以了。也不需要收拾,因为就算再怎样凌乱,再次打开房门,房子就会自动恢复整洁的状态。但是有那么几条规则我必须要和你说明一下。”

     仿佛要触碰到美满幻想的尽头,单调房间中流动的空气变得迟滞,带着点压抑的感觉。凡是触碰到规则这种东西都会让气氛变得沉重起来呢。

     不断的呼吸着房间中的空气,波多野忽然想到有个诡异的地方,这个公馆里似乎并没有窗户,那么它是如何保持空气的流通的呢?

      “接下来的话也许会让你感到不安,所以我必须要向你说明一下……这世上是有不喜欢被人收拾自己的房间的人的吧?我本来也是这样,毕竟人是不可能清楚的明白对于对方来说,什么是需要的什么是不需要。但是这个公馆却能做到辨别出对于你来说什么是垃圾,并且把它处理掉。这恐怕是世上一流的清理员也做不到的吧?”三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点,不让波多野感到不适,“被人彻底摸清楚心中的所思所想大概不会是特别开心的事情,但是还是请你尽可能去习惯,波多野君。”

      波多野沉默着,听着三好的这一番话语,他也大概明白了这个公馆的设定。也就是说,这个公馆大概是“能直接读取人的心思”的存在吧。现实中的逻辑在这里似乎完全没有任何作用,这个公馆各种诡异的细节多少让他感到不安。

       “第二,虽然说这个房间能变出你所想要的一切,但到底不过是诡辩罢了。超出了这个房间的体积的东西是没办法变出来 ,这并不难想象吧?比如说像是波音飞机那样的东西,大概是因为实在太大了,就算变出来也会立刻毁坏吧?”

      知道原来这个有求必应的许愿屋也不是什么都能变得出来,心中难免会有一点点失落。但波多野却微妙地感受到一丝安全感。    

      “第三,我想聪明的你应该发现了吧,这个房子里几乎是没有任何窗户的,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可以自己加一个上去吗?答案是否定 的。这是因为这个公馆中有个规矩,关于改变房间具体规格的东西基本都不能变出来,比如说安上窗户,门这一类事情是做不到的的。另外,改变这个公馆中的房间布格,也是做不到的,也就是说,像用施工工具破坏墙体这一类是做不到的。除却这一点之外,顺便提一句,我们有‘爱护物品’的规定,在这之后我会给你讲解一次的。”

       波多野努力消化着关于这个公馆的规则,除去这些话之外,三好还为他讲了许多关于这个公馆的使用方法,比如说,像生物这一类东西是不会变出来的,除去他们12个人以外,这 个公馆就没有任何的生物了,不要说是蟑螂,就连病菌都不存在,食物不会腐败,也没有任何人得过感冒,不过毕竟是微生物,到底有没有,其实三好也是不清楚的,只知道有一位十分喜欢料理的朋友正努力尝试造出酸奶。

     波多野整理着三好的话语,他大概明白三好想要向他传递的意思,他想应该是,你没办法变出现实世界的人与他们相见的意思吧?

      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他,世界照样运转,学生照样上课,父母照样是要工作,放学后的足球赛照样进行,最多不就成为同学们课间的话题罢了。至于人,也没有什么可以怀念的。比起回去过平凡无趣的现实生活,倒不如就这样留在这里算了。

      还有便是关于变出的物品只能是现实世界已经存在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你想iPhone 11什么的这种事情是做不到的。

     也许是因为快到晚饭时间的原因,三好加快了语速,总算是把一大堆的规则给陈述完毕。他似乎完全不觉得疲惫,翘着双腿很是轻松地看着波多野,正侧着头微微笑着,一如既往地用他那种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神注视着波多野。

      “怎样,能够理解的了吗,少年?”

      波多野稍许点了点头,也许是感觉到三好或许是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以及他那种让人讨厌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波多野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还没经过大脑仔细思考,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嗯,没什么问题,就是你有点太啰嗦了。”

      三好听到波多野这番话稍微愣了一愣,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就像童话里的猫一样笑了起来,他托着腮看着波多野回答道:“真是毒舌呢少年,真是担心以后我的生活啊。还请对我口下留情啊波多野君。”

     以后的生活,波多野回想起三好对他说,以后他们就是家人了。

     “家人”,他回想起他对他冷淡到极点的双亲,以及那些只会关心他成绩互相攀比的亲戚们。又看看三好这个如此狡猾的男人,以及尚未见面不曾相识的另外九人。

      真的能成为家人吗?

      说到底只不过是被一起困在这里的陌生人。

      没有任何的窗户,以及没有出入口的大堂,各种诡异的细节,但比起这些,波多野的兴志却更为巨大,足以把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给覆盖。

      说到门,有一个让他非常不安的事情。实现绕过坐在他面前的三好,微微打开条缝隙的木门,那漆黑的缝隙中似乎潜伏这些什么可怕的东西。

     在他的记忆中,在三好进入房间的时候是有很好的把门给关上的。不太可能是门没关紧的原因吧?

     三好似乎是察觉到波多野异样的神情,疑惑的挑了挑眉:“有什么问题吗少年?”

      波多野皱起眉头站起身来,仔细地观察着门缝,只见到了正咕噜咕噜着的眼球,忍不住让他联想到傍晚是玩的游戏里,洋馆中的鬼怪。

       呼吸频率变得快了起来,肾上腺激素正加速分泌着,小腹间生起的压迫感,忍不住握紧了双拳,做好出击的准备。

       看着波多野僵硬起来的身体,以及可疑的神情,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很快也注意让波多野紧张起来的眼球,他的手扶上了门把上,无奈地叹起了气来,像是精疲力尽一般地说到:“我不说了要你们乖乖地待在房子里面吗……”

       随着木门被打开,三个和波多野年纪相近的少年出现在他眼前。

       看上去最为年长也是看上去最为吊儿郎当的少年裂开嘴笑了起来,竟然直接搭上三好的肩,满不在乎地对三好说到:“也没什么关系啦三好,阿兰和实井都想过来看我们才过来的啦,不要皱着眉头啦会长皱纹的啦,长得那么好看多点笑一笑嘛不好吗~”

     一旁长得很是乖巧可爱的黑发少年文雅地微笑着,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优等生的既视感,他听着神永的话,笑得越发灿烂,缓缓地说到:“神永先生你这可是在说谎哦,不知道是谁拉着我和阿兰过来的呢?”

       三好毫不客气地拍开神永的爪子,瞥了一眼一脸傻笑的神永,冷冷地说到:“离我远点,不然被佐久间先生揍了可不关我的事了。待会我会好好去找田崎先生聊聊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诶诶?三好大人你真是无情呢……”

      看着被叫做神永的男子与三好打成一团,黑发的少年在一旁不嫌乱地再补几刀,波多野不禁感到神奇。回过头来,只见一个身材高挑,五官深邃,有着一头红发的外国少年正愣在那儿,用他那双眼漂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就像是链接上了usb插口,两人的视线恰好对个正着,一瞬间似乎感受到电流进入了体内,沿着神经给全身送去酥酥麻麻的感受。

      两人都尴尬地别开了视线,血液一下子涌上大脑,脸颊传来滚烫的感受。

      

【以下是番外】

   许多年后,波多野在和阿兰看着以前的照片,忽然看到了阿兰呆呆看着自己做作业被甘利偷拍的相片,忽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于是波多野忍不住问到正抱着自己把头放在自己肩上,用他那头红发蹭着自己的脖子的那个家伙:“阿兰,你为什么老是呆呆的看着我啊?”

      “因为你总是像可爱的小动物一样,让人别不开视线,想要保护起来啊|•ω•`)”

      “/////…………BAKA!”

       

阿兰是谁阿,全名叫啥啊,长啥样来着???我怎么觉得我不认识他啊【爽朗地笑了】

评论(3)

热度(22)